者羽和阿月

用推荐喂饱阿烟。
————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以上,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不远万里,游走四方。”

 

【据说邪教是要蹭tag才可能兴起的】初代and三代

邪教慎入 

 

毕竟是放毒,ooc难免

 

私设如山,介意也没啥用

 

2500+我也没想到啊

 

我只是一个骚操作的

 

【初代and三代】(无差)(日常向)

 

 如果接受,那就往下吧

 

【天气晴朗】

 

  千手柱间将视线从办公桌那刚批改好的文件上转移,他疲惫地抬头,看了看依旧是高过了他的头的剩余文件,脑子里一根紧绷的弦“嘣”地一下断了,千手柱间暗叹了一句火影好难当斑斑扉间你们在哪后,终于决定瘫在了办公椅上当一条咸鱼了,他拉下火影的斗笠盖住脸,打算好好地小歇一会——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千手柱间就已经将斗笠戴正,他立刻坐直身子,低下头一副伏案认真工作的样子,微微凝神。

  “进来吧,扉间。”

  在千手柱间的查克拉感知中,门外站着的正是他刚才念叨快来帮忙的千手扉间,以及他旁边带着的一个年轻人。不管怎样,此刻千手柱间只想说一句谢天谢地救星来了我快要被纸遁文件淹没了。于是他开口道,同时不忘快速理了理衣襟,拂去褶皱,掩盖了一下刚才瘫坐的迹象。

   “初代大人。”

  千手扉间推开了门道了声好,毕竟现在是在火影楼,随后他和跟在身后装束简洁的年轻人同时向面前身着红白影衣认真工作的初代火影行了个礼。千手扉间这次进来后汇报了一些任务的进度,态度严谨,而他身后的年轻人紧抿着嘴,看起来像是略显兴奋的样子,面容勉强算是清秀,说不好听就是普通极了,那左肩的衣服上绣有一个图案。千手柱间想了想,从一堆错综复杂的各家族信息中知道了这个图案所代表的身份,不出意外这孩子是姓袁飞没跑了。

  千手柱间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哈欠,揉了揉酸痛的后颈,虽然仙人体能自动修复长时间低头对脖子造成的损伤,但并不会包括精神方面。他心下顿悟什么嘛扉间快点说完我好开溜啊,撑着眼皮竖着耳朵听千手扉间说话,虽然听不进去多少——包括之前的也差不多没听,神游天外不亦乐乎。

  在火影办公室中,直到将最后一个任务的分析向千手柱间讲明,千手扉间长篇大论的汇报工作终于结束。千手柱间正想开口,千手扉间却话锋一转,说起了他带领的弟子袁飞的事情。身后的年轻人一听是关于他的,眼睛一亮,隐隐有些期待。

  千手柱间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听,这些话大意大概是“我很忙帮我带一下我徒弟”云云的,他正想一口回绝,目光却飘到了旁边高过他的一大沓文件。千手柱间脑子忽然灵光了起来,想到要是趁现在溜出去的话以扉间的性子那肯定会帮忙处理剩下的文件的,于是他立刻对带孩子这件事积极了起来,一口答应道。

  “知道了扉间,不就是带孩子嘛,你放心我现在就带着他出去转转多熟悉熟悉,很快就回来的啊哈哈哈哈……你说是吧扉间?”

  千手柱间嘻嘻哈哈着,他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起身越过办公桌,将戴着的斗笠扣在千手扉间头上,一把拉住旁边年轻人的手将他带出了办公室,“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千手扉间眼角抽搐,查克拉感知里那两人早已没了影,想抓都很难抓回来。他转过头,默默看了眼办公桌上剩下的那些文件,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后认命地走过去坐下,开始着手这些本应该是火影来处理的事情。

  “早知道就挑个好点的时间来了……”

  千手扉间颇有些咬牙切齿般说出这句话,整个火影办公室的气压低得几乎能冻死人。

  “扉间挑的时间真好啊……”

  千手柱间一边感叹着他有一个好弟弟,一边解除隐匿在隔了火影楼两条街后的巷子里现身,他迫不及待地向四周看了看,巷子的左边出口是一个热闹的集市,而右边出口是一片看着眼熟的小树林——然后千手柱间才后知后觉地想起那正是他用木遁弄出来的。

  手边有一股挣脱的力道,千手柱间顺势松手,他转过头看向这个扉间的弟子,意外地发现年轻人满脸通红,很是腼腆,正支支吾吾地开口。

  “初代大人,这样留老师在那里……真的好吗?”

  “……啊咧哈哈哈哈,没关系的小辈,我相信扉间!”

  千手柱间以坚定的语气开口,表面上看毫无半点心虚可言,正气浩然,年轻人只得默默点了点头。

  “对了哈,你全名叫什么,猿飞家的小辈?”

  “日斩,我叫猿飞日斩,初代大人。”

  年轻人依旧是腼腆地做简短的自我介绍。

  千手柱间听着,一边点点头一副嗯我知道了的样子露出了一个笑脸,另一边翻翻火影袍的口袋,全身上下都翻了个遍后才发现了一个悲惨的事实——他!一分钱都没带!——千手柱间脸色顿时僵硬,笑容迅速垮了下来,完了完了当时光想着要休息跑路出来匆忙间收拾好的钱包没拿,该怎么办?

  他思考着这时候回火影楼拿钱不被千手扉间抓到的几率有多少。

  然后思考出来几率为零。

  “初代大人,您怎么了?”

  一旁,那个叫猿飞日斩的年轻人有些着急地问道,初代火影现在的脸色有点难看,好像经历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一样。猿飞日斩仔细想了一下,照初代大人的为人所应该考虑的事情恐怕只有那一个了……

  “啊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的小辈,我很好哈哈哈哈……”

  千手柱间干笑。

  花了短短几息的时间,猿飞日斩想到了结果,他定了定神,微笑着热情道。

  “初代大人!我这儿还有一些钱,您看您需要不?”

  “诶嘿??那那那那真是谢谢你了,日斩!”

  猿飞日斩不禁想起老师常常对他的一众弟子说初代火影脑子有坑,叹了口气……

  木叶赌场。里头喧闹无比,人们热火朝天地赌斗,赢了又输输了又赢。

  “放心吧日斩小辈,你老师他哥我下把就能赢回来了!”

  换了身衣服的千手柱间转头向猿飞日斩信誓旦旦地保证了不知道第几次的“下把就赢”,打起精神继续和其他的赌民叫嚣大小,买定离手。

  但是情况简直是一边倒,千手柱间选大一众赌民就选小,千手柱间一选小一众赌民连花招都不变跟着选大。木叶赌场一堆如狼似虎的家伙都盯上了这散财的大肥羊千手柱间。猿飞日斩有些无奈地想到,扉间老师其实更是想让他多注意着点初代目吧,比如别散财散得这么快之类的。

  不过猿飞日斩压根就没有制止千手柱间去赌场,而是一同跟随着去期待并祈祷一下过些时间后扉间老师不会大发雷霆,他直接就将自己身上的零钱上交了,连带着半路遇到了宇智波镜和志村团藏后向他俩再借了些钱。粗略一数,猿飞日斩发现这些现金总算是够初代大人赌得畅快淋漓了。

  难怪老师一提到初代大人总是一脸嫌弃的样子,猿飞日斩暗暗想到。

  ——然后直到晚上赌场还没关门,因为暗部报信,闻讯赶来的千手扉间气势汹汹地冲进木叶赌场,一手一个将两人拖回了火影楼,他痛心疾首地斥训他的大哥初代火影千手柱间不要脸连小辈的钱都敢抢,转过头又骂他的弟子猿飞日斩连个人都看不好不是说别让初代火影去赌场吗。

  千手柱间双手合十保证下次不会再犯赌瘾还有放过那个小辈吧都是我的错,一副可怜兮兮没赌就会没命的样子,千手扉间再次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猿飞日斩两眼看着他平日沉稳冷静的老师此刻将毛领子糊了初代火影一脸。

  啊咧,今天天气真不错呢。

 

FIN.

 

————————

宣群:592563477

一个操作很骚的群。

以及点进我们的tag:人不有病枉少年

有更多惊吓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