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羽和阿月

用推荐喂饱阿烟。
————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以上,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不远万里,游走四方。”

 

【据说邪教要蹭tag才可能会兴起】赤砂之蝎and角都

邪教慎入 

 

毕竟是放毒,ooc难免

 

私设如山,通篇瞎扯,写错了也别找我,介意也没啥用

 

我只是一个骚操作的

 

【赤砂之蝎and角都】(无差)

 

如果接受,那就往下吧

 

【无缘由】

 

  有人痴迷永恒的艺术,比如赤砂之蝎。

  他摒弃了自认为无用的凡体,将灵魂纳入晶核内,由内而外释放着查克拉线操控傀儡作为自己的身体,只要灵魂不灭,自身就能永存于世。

  赤砂之蝎觉得自己找到了艺术的真谛。

  有人狂热于金银铜铁,比如角都。

  说白了就是钱,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金钱的意义,只要还没强大到超脱世俗,往往都会被以往他们所唾弃的钱财束缚手脚,强大的明抢,弱一点的就暗偷,花样百出。

  角都觉得自己离富可敌国更近了一步。

 

  正如赤砂之蝎对艺术的痴迷,角都对金钱的狂热,全身心投入其中以至不能分出半点神来注意一下兴趣根本不相同的旁人。

  鬼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对眼的。

  没有来自于身体的欲望,没有相同的话题也没有相同的喜好,甚至战斗风格也是千差万别。除了他们本人以外,没人相信他们会喜欢对方。

 

  任何事情的发展总会有一个背景。

  晓组织除开没有五险一金外,一向是管饱的,掌事的给中基层人员盖了个大食堂,三菜一汤福利满满。倒也经常见到组织里的其他高层人员也来,他们大多是叛忍,打起饭来没有节制,实在是令食堂里的普通工作人员战战兢兢,唯恐菜或汤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让这些大佬发脾气。

  角都永远是食堂里的常客,他来这里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免费汤菜还能管饱。反正是抱着吃饱了才能赚钱的想法,角都丝毫没有客气,一口饭吃得倒是慢吞吞的。

  迪达拉仅次于角都。这位十二岁就成为了叛忍的小少年还在经历咋咋呼呼的青春期,固执地认为爆炸才是艺术,以至于时常和赤砂之蝎吵得不可开交——其实是迪达拉单方面大吵,赤砂之蝎一直认为沉默可以堵上这家伙的嘴——也就是说迪达拉经常在吃饭的地方瞎吵吵,非同一般地激怒了角都,分分钟想了个蹩脚的理由以帮助赤砂之蝎为名吵了回去,愤怒地想要给这个熊孩子一点教训。

  赤砂之蝎被挤在两人的中间,淡定地将面前的三菜一汤推远一点,他的身体是傀儡,压根就不需要进食,若不是迪达拉硬拉他来并表示你来我今天就不吵——虽然一直都不算话——不然赤砂之蝎才不会来这么个群魔乱舞的地方,还不如好好呆着研究艺术的真谛,艺术绝对不是爆炸。

  一来二去首先迪达拉和角都熟悉了,一个吵着艺术就是爆炸,另一个反驳道穷人才玩逼格高的艺术,赤砂之蝎不知是出于对智障队友的担忧还是其他什么的,反正也就跟来了,淡定地坐在一边无视漫天飞舞的闲言烂语。

  就在所有八卦的人都认为迪达拉会和角都好上的时候,角都向着赤砂之蝎表了个白。

  命运真会开玩笑。

 

  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

  一个很寻常的日子里,大食堂依旧是群魔乱舞虎虎生风,迪达拉和角都吵得不可开交,围观的八卦群众一个个挤在不远处看热闹,赤砂之蝎淡定地闭目沉思。

  不知怎的,迪达拉这次从艺术与金钱的话题转移到了对象,年龄略大面目却略显稚嫩的少年一脸骄傲地说在没叛逃前他可是忍村里数一数二的大男神,迷妹无数不知泡了多少黄花闺女,并狠狠地嘲笑了一番与铜臭味为伍的单身狗角都,好不张扬。

  倒是角都脸色稍冷,一个“呵呵”甩到迪达拉的脸上,信誓旦旦地说我现在就能找到一个伴儿你敢不敢赌?

  迪达拉笑得更开心了,直接狂言四起,一句“你要是能勾搭到人我对你叫爸爸”说得那叫一个大声,在收获了干柿鬼鲛叫好的同时狠狠瞪了周围的八卦群众,一副你们要是被角都勾搭到了就教你们什么是艺术凶神恶煞的样子。

  角都笑得更不屑了,他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

  他走到赤砂之蝎面前,干脆利落地开口。

 

  “蝎,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好啊。”

 

  赤砂之蝎同样干脆利落地回答道。

  角都施施然握住了赤砂之蝎放在桌面上的手,慢悠悠地给了石化的迪达拉一个得意至极的眼神,拉起人就走出了大食堂,连还没动几口的饭菜都不屑一顾,被拉着的赤砂之蝎乖巧地跟着前边的人,让一旁的吃瓜群众惊爆了一地眼球,角都甚至还有闲心回头喊了一句提醒迪达拉叫一声爸爸以及妈妈,喊得特别大声的那种。

  那里回过神的迪达拉猛地发出一道惨绝人寰的叫声。

  “我艹你妈的角都!我看你能和我吵才认你这个人你却他妈居然对我队友下手禽兽不如啊混蛋!!辣鸡角都!我#¥%&¥#*##&#……!!!”(其后面语句太不堪入目已屏蔽)

 

  说实话这场告白就像是策划好戏弄迪达拉的一样,一人问得干脆,一人回得干脆,合起伙来戏弄还算耿直的小伙子。

  就连迪达拉事后冷静了也认为只不过是闹剧一场,气人的只是赤砂之蝎好端端队友不当和别人一起欺负他,于是在那之后的几天后迪达拉又和赤砂之蝎吵了起来(单方面的),赤砂之蝎一如往常地冷着脸不回话,迪达拉才慢慢甩掉一股“队友被抢”的憋气愤怒。

  吵闹的途中角都笑眯眯地经过这个活宝,看起来心情颇好的赚钱狂人难得浪费他宝贵的时间和两人打招呼,并揉了揉赤砂之蝎的傀儡的头。

        赤砂之蝎依旧淡定地颔首。

  迪达拉错愕地看着角都远去,百思不得其解摸不着头脑,认为那人今天脑子抽了没吃药。

        直到好队友蝎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喜欢角都,是真的。我和他在交往,也是真的。”

 

  迪达拉:exm??

 

FIN.

 

 

 

————————

宣群:592563477

一个操作很骚的群。

以及点进我们的tag:人不有病枉少年

有更多惊吓哦。

 

 

  1. UboShalKuroroHisoka者羽和阿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