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羽和阿月

用推荐喂饱阿烟。
————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以上,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不远万里,游走四方。”

 

【飞雷神组】恍惚(二)

后续后续哈

 

 

 

【恍惚】

 

(二)

 

  千手扉间开始认为自己很久之前提出的平行世界论是成立的。不过这些理论因为未曾表明真实性而且实在是太杂太乱了,就暂且不提,最主要的原因是千手扉间没有时间归纳重点内容就被迫去帮糟心的兄长处理那一堆族内的破事儿了,现在的话凭着他超出千手的记忆力还是能够回忆一二的。

 

  第一点,世界背景完全相同或不同或者有偏差。

 

  这个定义比较模糊,但还是勉强能用。千手扉间记得这是他写的平行世界论第一个版本的开头语,到底是没有真实性,写得也不够严谨。这句话就是说除了忍界以外,还会有着其他的世界,或许又是一个忍界,但是那里的千手却输给了宇智波,这就是世界背景的偏差和不同——千手扉间并不想举这么个例子,但是不排除万一。

 

  第二点,同位体的存在。

 

  概括来讲应该是千千万万个相同或不同的自己,也不能说这是由禁术影分身之术延伸而得来的一句,反过来还不如说是由此开发出了影分身之术,两者是相对立的。虽然千手扉间研究影分身之术一开始是从让族人探查情报更安全这个出发点开始的。

 

  至于还有第三点……

 

  千手扉间叹了一口气,时间久远到连他都想不起来了。一手端起眼前温热的茶,他习惯性地审视了两眼才抿了一口,入喉刚好解渴。森之千手几乎个个都会一手医疗忍术,观毒是基本的课程,毕竟战争年代哪个千手也不想在野外被饿死或是误食被毒死什么的。

 

  茶是很普通的茶,杯子的材质却是玻璃,在战国很是少见,一般的都是价格昂贵,提炼技术据说是在雪之国才会有,但在这个青年这里却是多得很或者说很常见。千手扉间可以清楚地从一堵墙的方形缺口那看见外面一栋栋灰色的建筑以及多云的天空,但是感知中却还隔着一层透明的板子,明显是个窗户——不得不说火之国首都的东西总是比他们这些打仗的要先进,里头有钱的几乎都有装上这些东西。不过对于忍者来说是没必要的,这玩意除了让自己清楚地暴露在敌人面前外没什么俩用,硬度也不够,易碎。

 

  金发青年自己咕噜咕噜喝了一整杯茶,他解释说自己忙了一天实在是太累了都没怎么喝水,将杯子放回了茶几上。青年抬起头,对面的那个先前突然冒出来像是专门来弄脏他地板的不速之客,正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带着一身的尘土和血污,护甲有着被锋利物体隔开的口子,看着有些破烂,里面却不见半点伤口……硬要说的话,青年感觉这个人脸应该很疼,毕竟被划了三道口子。

 

  “千手先生您好,鄙人波风水门,您叫我水门就可以了。”

 

  金发青年扬起微笑,湛蓝的双眼眯了起来,显得整个人温和得如沐春风。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