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羽和阿月

用推荐喂饱阿烟。
————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以上,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不远万里,游走四方。”

 

【飞雷神组】恍惚(三)

我为什么要越写越严谨?

特么脑子不够用了!

 

 

(3)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快回到战场,因为那是对于千手和宇智波来说至关重要的一场战斗,千手赢了不要紧,千手输了而且他还不在场的话以兄长的性子肯定会被那些狡猾的宇智波给坑死。

 

  唉,兄长使人糟心。

 

  千手扉间认为现在所知的唯一途径就是通过飞雷神来感应忍界的术式,从而发动术式突破时空间回到忍界——虽然不是从零开始但也难如登天。对于这个基本未知的平行世界,还能用相同的语言来交流真是万幸,要是只能用肢体来比划肯定会麻烦不少,千手扉间所拥有的优势也只是查克拉罢了,他也不能保证在忍界可实施的忍术可以在这里施展出来,因此首先要做的是了解这个世界。

 

  再急也不差这会了,希望兄长能撑到他回去而不把千手一族给败光。

 

  于是千手扉间将目光投向对面的金发青年。波风水门这个名字很陌生,最起码千手扉间没有在忍界听说过有叫波风的忍族,要么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平民忍者。但不管怎样,现在千手扉间只能通过他来了解外界。

 

  些许是因为波风水门长得太人畜无害了点,千手扉间皱着眉头想了又想,还是挑挑拣拣跟小青年说了一下他那里世界的事,从忍者的力量说到家族之间的战争,从刚才捅宿敌一刀到时空间忍术使用异常来到了这,加上自己的一点猜测,该说的说出来,不该说的点到即止,千手扉间掐着时间删减了很多,但还是说了老半天。

 

  波风水门没意识到这是割焉版,意识到了也不会在意,他津津有味地听着,下意识权当成一个有趣的故事,什么忍者啊战争啊听得有些迷糊,但还是很认真地微笑着努力不让自己神游天外。直到眼前白发的男人似乎是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吐出了一个“宇智波”然后匆匆收嘴他才有些惊讶起来,面上的表情很是明显。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千手扉间关注着波风水门的一举一动,那明显的惊讶自然没有错过,于是他问了出来。

 

  如果他的结论没有猜错的话,波风水门必然会认识某一个人的同位体,哪怕只是听说也无妨,平行世界说穿了还是和忍界有着相似之处的,一个人或者一件事不会那么轻易改变,千手扉间不相信那些在忍界里都能搞风搞雨的家族没理由不会在这里不出名,他想了想就偶尔将一些姓氏漏漏嘴,果不其然还真有发现。

 

  “呃……其实我有认识一个姓宇智波的,”波风水门思索着,他犹豫了片后刻说道,“他是我的学生,也经常来我家里补课。他叫宇智波带土。”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