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羽和阿月

用推荐喂饱阿烟。
————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以上,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不远万里,游走四方。”

 

【王者荣耀】一遇(惇芳)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下手轻拍x

【一遇】

  夏季转秋,偶尔凉风习习。

  最近长安城又来了几个不明人士,其中就包括李元芳奉治安官之命跟踪的这个独眼家伙。

  长安城以包容开放的政策享誉大陆,哪怕是个魔种,也可以较为平安地落户在此,但某些人必须留个心眼。

  比如李元芳正在跟踪的这个从大漠而来的人——

  夏侯惇。

  此时的夏侯惇正被刚结交的剑仙拉去酒馆打牙祭,一个大口喝酒一个大嘴吃肉好不痛快。李元芳隐于酒馆临近的一棵高树上,被浓密的枝叶遮挡着,他屏息凝神收起了自己的气息,目光却无意扫过夏侯惇被粗布眼罩所遮住的左眼,面无表情。

  敬业的密探专心注视着酒馆的一切、特别是胃口极好的夏侯惇——然后李元芳看着看着就饿了。

  不顾肚子传来微弱的抗议声,李元芳撇撇眼看向一旁挂在树杈那、比他身形大一倍有余的飞轮,心想是直接撤退吃了饭罢下工偷个懒还是被扣工资和奖金——妈的两样都不行。

  直到剑仙照常趴在酒桌上、酒馆老板开始联系治安官后,夏侯惇终于对醉得不省人事的酒鬼作了个揖,带上自己的大刀走出了酒馆。

  看起来这家伙酒量还不错。

  青莲剑仙千杯不醉,如此看来自然是有心喝醉,谁都拦不住;倒是夏侯惇,看上去憨乎的粗鲁大汉,不过粗中有细,与人交道甚有礼节。

  但说白了两个都不是什么简单货色,也就是说李元芳乃至全城密探们都有得忙了。

  李元芳终于来了精神,待夏侯惇走远后,他大概估测一下距离,随即背起了飞轮,驾轻就熟地绕到酒馆房顶上,即使背着巨大的飞轮脚步也无声无息。绕至屋前,或是趴在水缸后,这都不是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将近黄昏了夏侯惇依旧在没多少人的旧城区绕圈。

  无论是多么繁华富庶的城市,总有一处是破败不堪的。旧城区那些破屋子什么的都是当时长安初建的宅子,它们历经了许多年,最终住在这里的人们搬去了更好的地段建造更好的房屋,这里也就废弃了,连魔种也不多见。

  不可否认的是,这里破败得很容易让人迷路。李元芳心中记着的路线有些模糊了,路经一处只得用一支飞镖划过什么东西用来记路。

  不远处的夏侯惇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啧,被发现了。

  李元芳也不恼,反正以前也老是被那个白衣酒鬼发现,索性继续藏在了还没来得及走的暗处,开始戒备起来。不是他李元芳的跟踪功夫不到家,完全是因为夏侯惇同等于剑仙。如果是比夏侯惇或者某个酒鬼弱上一个档次的角色,那么就算那人在洗澡他元芳也能看得一清二楚且不被发现……咳,扯远了。

  就在李元芳设想出好几个脱身方案时,夏侯惇把大刀插到地上,目光凌厉地扫视周围,直到看向李元芳的藏身处,开了口。

  “不知俺何德何能,可以让一介鼠辈跟了俺半天?”

  “夏侯大人多有得罪,李元芳只是奉命行事,还请夏侯大人见谅。”乘着竖滑而过的飞轮,李元芳快速来到夏侯惇面前不远处,抱拳鞠躬,道。

  看着眼前似乎歉意满满的魔种少年,头顶那双独属魔种的酷似耗子的毛茸茸大耳朵耷拉了下来,夏侯惇只不过挑了挑眉。他听闻长安城的治安官麾下有一位来去无踪的魔种密探,背着巨大的飞轮,身着红衣,似乎就是叫…李元芳来着,还真是只小耗子。

  夏侯惇双手抱胸,上下打量了几下这个魔种少年:“啧啧,小耗子还真有耐心啊,一口一个大人跟踪了我半天也盯了我半天,看起来挺——”

  “咕——”

  “……饿的。”夏侯惇默默补上刚才被打断的话。

  李元芳尴尬极了——他有点后悔刚才没有离开去吃饭,肚子感觉空荡荡的——但还是正色道:“不劳夏侯大人担心,元芳作为密探,守护长安便是元芳的责任。”

  天色渐晚,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长,眼前的大漠人双手抱胸背光看着元芳,面容令元芳有些看不真切,临近傍晚凉风习习,只是随意披上的硬皮衣袖子被风带起,衣摆微摇。

  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

  “元芳就不打扰夏侯大人了,元芳还得回去与治安官大人复命。”李元芳赶紧回神,不再多想,作了个揖立刻转身就走。但还没行一步,就被夏侯惇叫住了。

  “喂小耗子——”夏侯惇将刀拔起,扛于肩上,看着转身时眼中有些尴尬的李元芳,耳边首先听到的却是令人满头黑线的“咕——”,不由得笑了下。

  “夏侯大人还有何事?”

  “那啥,俺没地方住了,可以在你这留宿一晚吗?”


后记:

  月色入户,狄仁杰用火折子点了几盏灯。没办法,最近的机关灯不是年久失修就是被李青莲打破,害得他在一批灯没运来之前只能用这玩意。

  他还在和夜巡长这个非人的家伙费劲地讨论关于夜晚的长安如何保证安全问题,他的密探就带着个蹭吃蹭喝的独眼汉子回来了。

  “我不是说只要监视观察就行了吗?为什么你还把人带回来了?”

  密探结结巴巴地给狄仁杰解释,狄仁杰任性了不想听。

  “哦行啊,人是你带回来的,记得养他。”

  不扣工资不行了。狄仁杰面无表情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