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羽和阿月

用推荐喂饱阿烟。
————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以上,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不远万里,游走四方。”

 

【王者荣耀】#所谓闹剧#

.小学生文笔

.ooc和bug啊那两个是我的锅我爱它

让穿越什么的见鬼去吧

[1]

  就像是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一样,李白并不想离开有令自己憎恨的女帝的长安城。即使他心中有千万个不愿,但就是因为这里有着太多太多来自不在的故乡的东西了。来上一坛美酒,有治安官和小耗子作伴,时不时接受扶桑剑客的挑战,看着长安夜晚的新月弯月满月,李白觉得他可以在这里走到生命的尽头,无视掉国破的仇恨忘掉楼兰公主最后的面容也依旧可以活得很好。

  然而事情的发生总是令人猝不及防。

  李白依稀记得昨晚绕近路回大理寺的小巷是什么样的——还算平整的路和被拔掉草叶的一簇簇顽强生存的雏菊,没有拦路的石子或是死水一滩,路程中自己还狠狠地鄙弃了下今天去的那个酒庄、老板拿水兑酒的事。就着摇摇晃晃的脚步,如愿以偿平安地回到了还灯火通明的大理寺,直奔狄仁杰给他的有着数十坛美酒的酒窖——天知道那兑了水的酒有多么难喝。

  当时路过的李元芳见到了李白却难得没有说什么,任其去留。铜黄的兽眸带着一种名为遗憾的神色,看着平日里可以说是大人物的浪荡不嚣的家伙步伐踉跄地向着酒窖走去,李元芳说不出一句能有点用的话来。连酒窖的灯也不点上,他揭开美酒的封布,醇厚的酒香缓缓散开,使人欲语先迷醉。李白长吸一口气,本就不怎么清醒的神色愈发迷离,只记得提起酒坛,大口大口地灌下。

  即使宿醉的头疼也影响不了李白,可这样的事却是桀骜不羁的青莲剑仙所没有遇到过的。明明削铁如泥的青莲剑还在,有着法阵源源不断引出美酒的酒葫芦还在,酒窖里坛坛美酒饮进后的醇厚的酒香遗留在红白长袍上,长茎的草叶随处可见——可就没有那一份所在长安时女帝座下威严气势袭来的感觉。

  他离开了长安。

  无论是高大挺拔而粗壮的枯黄之树,手臂粗细的带着点点猩红的绿色藤蔓,还是时不时蹿过不远处令茂密的灌木摇晃的不知名的野怪,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但都不是他所熟悉的长安、哪怕只是长安城的郊外。

  惊讶,愣神,平静,淡定。该有的情绪都过了个遍,仔细打量了这周围,得到暂时安全的信息后,李白也没有放松警惕。丰富的生存经验使他留在了原地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以往踩到的坑、蛇和被触发的猎人设置的陷阱或是其他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李白,在陌生的环境中走上一步都要进行思考。

  长安城是大陆最繁华的城市,也有李白所留恋的东西——故乡所遗留的任何贵重东西被充当战利品收于国库。即使现在想起了宏伟的长安城中威名赫赫的治安官,有点怀念忠于长安行走暗夜来去无踪的魔种密探,偶尔与其大打一架的禁宵时分巡逻城中不隶属任何派系的魔道城管,最后也就想起了覆灭数国包括他的故乡的统治最强帝国的女帝——这一点也不好。

  李白沉浸在不知所云的思绪中,身体下意识地站起,青莲剑收回腰间,挂紧了酒葫芦,不忘摘下一根草叶含在唇边。但他并不打算走。

  他被不远处一个动物的尸/体所吸引。单单不只是那个动物,还有它上头悬浮的洁白的光环。李白环顾四周,再次确定了脚下的青葱绿草没有什么细长的爬行动物或是被草根交织遮掩着的坑洞后,握紧了剑柄向前走去。

  靠近了那个疑似兔子的毫无生气的东西——说像兔子,实际上这个有狗一般大的动物的长耳朵前长有一对略显狰狞的鹿角,脚部不被白毛包裹的细长爪子以及身后像猴子类的动物的尾巴让李白不能判断这玩意到底是什么——李白看见了那个悬浮起来直到他腰际的上下浮动的白色光环。

  远看并没有什么,在李白看来就像是马可波罗口中的天使头顶上的东西,近看的话就能将其中繁复的花纹。那就像是直通大明宫紫宸殿的台阶上那些被能工巧匠仔细雕琢的纹饰一般,繁复至极但又不使人眼花缭乱,从光环的一处延伸出一对鹿角般的光影,细看就和它下头的那只动物头上的角别无二致。

  牙齿咬紧口中的叶茎,略微的苦涩弥漫到舌苔,李白不在意,伸手直接点向那道光环,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