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羽和阿月

用推荐喂饱阿烟。
————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以上,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不远万里,游走四方。”

 

【王者荣耀】【王者十六题】3/「跃迁」逆向流动的五分钟

3/「跃迁」逆向流动的五分钟

  我做到了,现在是逆流之时。

 

  时间和波浪,变化无常。

  紊乱的时空夹杂着错误的时间险些将我绞碎,一步踏错说不定会时光匆匆变成垂暮老人或是呱呱落地的婴孩,那可就麻烦了。

  好在我当初组装的机关翼终于起到了作用,它们代替我折断。我就看着这用了多年的老伙计被时间的风刮走,原本被保养得不错的机关翼迅速腐朽,褐红的铁锈爬上了零件的表面——而这只是一瞬间的,很快它们又变得完好如初,精密的零件逐步变为不规则的铁矿后化为一捧黄土,木质结构抽枝粘芽身形粗壮起来转眼间便是一棵参天大树。

  时间的力量令人生畏——虽然这一关过得有惊无险,可我现在的处境仍然不好。你知道那种一步十年甚至百年千年的感觉吗?时光变迁,岁月无痕。尽管我知道那只是轻易就能改变的未来只是不可改变的过去,一步踏去还是忍不住心颤,我无法计算出下一步所要承载的东西。毕竟那只能是由时间承载,我等凡人实在是经受不起。

 

  在寻找一个迷路的家伙,我会引领他回家。

  想这么多看这么多有什么用?大概是让自己知道现在的处境如何,该想想我要干嘛了。

  可笑至极——我分明能够想起初时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不会忘记要引领     回家,可我却忘了我要引领谁。明明前头后话听得一清二楚,可偏偏那个名字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明白,逆流的时间会将之前所有一切都淡去,包括我的记忆,因为淡去的都成为了未来。这可不是个好开端。

  谁呢?

  我又回到了那座地宫,布满无数古老机关的地宫。迎面袭来的剧痛差点让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冲淡了一瞬间感受到的对双腿的支配时的喜悦,我紧抿着嘴角。奥,我都快忘了我是怎么失去    的——撑起地宫的机关不仅仅是因为老旧脱落,我虽然侥幸躲过了那重伤的发了狂的魔种,眼睁睁看着他扑向了摇摇欲坠的机关,却没能阻止无数或大或小的石块滚落而下。饶是我速度再快也没能逃得过这一遭,好在只是失去了双腿。

  一。

  只是失去了双腿吗?不,还有     。

  不,还有     。

 

  不,还有田忌。

 

  “伯灵!”

  一声呼唤让我惊醒,我瞪大眼睛看着急匆匆赶来的少年。他小心翼翼地翻过巨石避过机关,我能够从他的眼中读出那份焦急,他恨不得快点、再快点,为了救我。

  眼中原本压下去的酸意又腾起来,泪水决堤,我都分不清到底是因为田忌赶来救我还是剧痛的双腿让我失态。

  二。

  等等。

  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我想不起来了。

 

  三。

  田忌经过了一道破旧的机关门。

  四。

  田忌走过早已失效的无名机关道。

  五。

  田忌抄了近路跨过一座祭坛。

  “不!!!”

  我惊叫出声来,几乎近在眼前的少年只来得及抛出一个机关坐标就消失了。

    

  我做到了,现在是逆流之时。

  看着眼前出现的时空漩涡,我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机关翼被折断了,我随波逐流;巨石将我压下,我失去了双腿和     。

  不,这不是我要的结局。

  再来一次吧,这一次一定成功。

 

  可最后呢?

  孙伯灵依旧是去了最好的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