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羽和阿月

用推荐喂饱阿烟。
————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以上,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不远万里,游走四方。”

 

【王者荣耀】今昔何兮(题目与文章无关系列)信狄

【正剧向】

【私设注意ooc注意】

【话说我写了这么久难道没有人发现除了主人公外其他人都没名字吗】

【看我的文要有耐心,毕竟现在这章就很长】

【求建议】

【韩信x狄仁杰】

1/

狄仁杰听说过国士无双的名号。



那位红发将军在楚汉为他的君主打下大片江山,战功赫赫连霸王也要逊色三分,一杆长枪直上青云——说白就是吊炸天了。



不过他到不曾见过国士无双的画像,也不知道那人长得如何,反正不至于三头六臂青面獠牙吧?——虽然他确实听说过有人传言国士无双是长成这样,最后被他以“在长安扩散谣言”的罪名逮捕了——以至于见到真人的时候狄仁杰只是莫名地眼熟外加警惕,认为根本扯不出这么多事来。



然后这是故事的开端,狄仁杰开始有些头疼。



那时狄仁杰正在处理青莲剑仙在长安朱雀门上刻诗字的事情。这人才华横溢,剑道天赋更是惊人,可以料到,以女帝的爱才之心,他是治不了这人的罪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心中罗列了好几条罪行,得出了“破坏长安”这条罪更有可能拿下剑仙。



果真,当狄仁杰将此事上报大明宫女帝陛下时,她神色难得温和了下来,下令赦免青莲剑仙的罪行,并邀他入朝为官。



狄仁杰看得出这剑仙豪情快意,一身潇洒气魄,定不会参与朝廷幕下的尔虞我诈。他至今记得女帝听到剑仙的拒语时那有些不快的神情。毕竟官场多年,陛下早已不喜形于色,难得。



治安管就在一旁看着,当女帝招手让他过来时,狄仁杰给她倾下一杯清茶。



“狄卿觉得这青莲剑仙如何?”



女帝像是忘记了先前的不快,眉眼平顺,似笑非笑地问他。



“……回禀陛下,臣认为,这人虽天纵奇才,气势凌厉,但太多棱角不甚人心,恐怕难以为官。”



狄仁杰略一沉吟便道,回答否定。这官道可不是区区一个青莲剑仙也能参和进去的,其中不知道多少套路和迷魂阵,这人要是去了,恐怕会惹上一身麻烦,说不定还要牵扯到他,毕竟首先是狄仁杰将剑仙引入女帝眼中的——虽然那是迫不得已。



“也罢,狄卿暂且下去,这剑仙最终还是适合江湖豪情。”



女帝像是微叹了口气,将还剩半杯的茶倒掉,褐色的茶水还带着微微的热气,就这么倒在了能工巧匠所共同编织出的名贵地毯上,染出一片深色的痕迹,几枚茶叶瘫在了上头。



“谢陛下,臣先行告退。”



弯腰拱手,狄仁杰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掩上了御书房的门,一转头就看见了不远处亭子里叼着草的白衣青年,手持黑白之剑。狄仁杰皱了皱眉,就刚才的脚步声而言,这人已经走得远远了,可现在倒像是专门折回来等他是似的。



狄仁杰信步走去,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剑仙找狄某可还有事?”



“见过治安官大人。实不相瞒,在下一故人落难,想在长安歇息几天,不知狄大人可否卖在下一个面子帮忙照看一下?来日定当重谢!”



其人倒是直言不讳,没什么拐弯抹角的便严肃地说出了请求——确实,此人本不能为官,他倒是有些不懂女帝的做法了。



狄仁杰有些犹豫。剑仙可能不知道,身为治安官的狄仁杰每天有一大堆事物要处理,哪还顾得上照顾人?光是处理长安大小麻烦事宜都会耗去半天时间,连晚上基本都在挑灯连夜批改公文。虽说大理寺或是他的府邸也有仆从,但平白无故多出一个可能在外面惹了麻烦的人,不知其他的官员又要如何说他了。



但……这是青莲剑仙的请求,剑仙请求他为自己的故友落下暂时歇息的地方。



恐怕最令狄仁杰感到头疼的就是因为他是青莲剑仙,刚拒绝了入朝为官,从女帝偏殿的御书房走出,却刻意在此等候他,况且此地还是大明宫的范围,狄仁杰不用想也知道角落里的探子有多少。哪怕他是女帝得力的左膀右臂,行事也必须谨慎,免得某些人捉风捕影。



看着眼前沉默的治安官,剑仙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了,可还是坚持将此事再说了一遍,神色有些焦急。



见状,狄仁杰了然。只怕剑仙说的那人身份不简单,不可能私下与他请求,必得女帝应允才行,所以只能在此说言,不然一旦事发,必先牵连到他这个治安官身上。



此事……



“狄卿便应下吧,剩下的朕来处理。”清清楚楚而充满威严的声音令狄仁杰精神一振。是女帝的声音,她显然知道了外面的情况,以法力裹住声音传来,命他应下青莲剑仙的请求——也不知道走的是哪一步棋。如果不是女帝亲自下令,狄仁杰恐怕还在想如何推脱,毕竟还有不少高官等他漏出点小把柄。有时候一点点小破绽,都有可能让整个棋局全盘崩解



“既然剑仙如此,唉,狄某便答应你,照顾那人一二。不过若是招待不周,还望海涵。”



“不敢,在下就此谢过大人,感激不尽!”



剑仙像是舒了一口气,持剑抱拳,转身一个移位,很快就出了皇宫,不多时便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狄仁杰只能说幸好他没飞屋檐上,不然光是扰民他铁定要给这人甩绊子。



治安官黑色的瞳孔不时闪过一道精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一步步慢慢走出皇宫,与来时驾车的马夫吩咐了几句,令他先回府做事,狄仁杰便往大理寺的方向走去,面目露出几分思索。



正当狄仁杰沉思此事时,耳边响起一丝微乎其微的声音,是密探。



“狄大人,狄府来了人,李青莲和一个枪兵,后院。”



狄仁杰皱了皱眉,但首先要去的还是离皇宫不近不远的大理寺,今天一早他就因城门的事而落下了一堆民案,若是不加紧批改,恐怕今晚又要难睡了。



想罢,狄仁杰微微动唇,脚步不停,剩下的事先由密探处理吧。



屋檐处隐匿着的密探无声领命,悄然退下。



“安置好枪兵,李青莲踢出去就行了。等我回来。”



大理寺的公事再怎样也不能耽误,当然,若是觉得批改民案的事有些枯燥,那完全可以跳过。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