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羽和阿月

用推荐喂饱阿烟。
————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以上,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不远万里,游走四方。”

 

【丹金】深渊

这里是深夜玩耍打扰到你的阿月er,夜安

刚睡下了来时做了一个梦,梦里不知道扯了什么蛋,反正是灵感来了

于是我就醒了,半夜爬起来有了这深夜产物,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尽管告诉我谢谢

总体上看是丹尼尔总算知道并肯定了自己的心,要为之付出行动

那剩下的不多说了,谢谢你将我的废话看到这里,上文

——

【深渊】 

        他从屏幕不经意间看着那个叫金的少年意气风发的样子,从高处偶尔落下目光看着少年逐渐成长强大起来。

        丹尼尔总是这样给予金关注的目光,断断续续地隔着其他参赛者的历程看他的冒险,表现出一个大天使长有意或无意地想要了解所有参赛者的样子——尽管到最后只能对金的事情一知半解,丹尼尔也无所谓了。

        哪怕知道一点点,一点点也好,让他安安心。丹尼尔醒悟过来时,才发现自己的不对劲。哦不,他能有什么不对劲,因为金是秋的弟弟所以才将注意力放了一点在他身上,仅此而已。

        是吗?

        像金这样的少年来说,想要了解他是非常容易的:善良、热血、乐于助人、冲动、重感情、自信满满、略显自大、有时候喜欢装逼——但又弱得可怜,这些丹尼尔都很清楚,但并不包括发生在他身上的很多事。于是他想了解,就将“秋”这个包袱扔在观察金这件事上,看起来没用任何的小心思而坦坦荡荡,像极了一个兢兢业业的观察者。

        毕竟丹尼尔还是个裁判长来着。

        金就像光一般耀眼,吸引着人们的注意,且引得波澜不惊的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放在他身上。有时候丹尼尔想,金到底有什么特别,能让那么多人聚集到他的身边——是对于“多管闲事”的劲头,是对于他人的信任,是对于凹凸大赛涉及不深的见解。

        难怪。

        他身处云端,闭上了双眼,假装眼前没有浮现那人年轻的脸庞。可脑海里却满是金发少年爽朗开怀的笑声,尽管隔了一个屏幕,尽管隔了半个世界,那笑声依旧是听得这般真切。

        “丹尼尔啊,你可是大天使长呢。”他自嘲着。

        他闭着眼睛想,情绪是不是有点脱离自己的掌控了?

        大概是。

        不妙啊。

        丹尼尔睁开了双眼,眺望远方因狂风翻腾不息的云海,那变幻莫测般的风卷残云像极了他此时此刻心中的一团乱麻,纠结来纠结去的。他嘴角微翘泛着略略苦涩,在低下头时却猝不及防看见了那道正在上蹿下跳的金发的身影,中间相隔着数万米的距离,犹如云泥之距。

        “金。”

        毫无疑问,丹尼尔肯定道。

        话刚落音,他的神色却僵硬了片刻,视线倒是锁定了那身影,神情忽明忽暗,让人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看不出来也好,他是“七位神使座下的大天使长”。丹尼尔这样提醒自己,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莫要做多余的事情。

        那道他总是放在心头的活跃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或者说被飘过的云遮挡住了,丹尼尔什么也看不到了。丹尼尔松了口气。但他真的好想再看,哪怕一次——他怔了好一会,耳边满是少年张扬的嗓音,心中先前筑起的那道看似坚固的城墙轰然倒塌。丹尼尔终究是露出了略显颓丧的神色,轻叹一口气。

        他想,他已经在名为“金”的深渊边缘徘徊了许久,久到连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徘徊的。

        不,不,丹尼尔还记得,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面对强敌毫不气馁的笑脸和矢量的气息,耀眼的金发以及眼中映着的蔚蓝宇宙先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现在他才明白,那是一个深渊啊。

        丹尼尔想了想,终是决定了什么。

        “金。”

        这个对他而言有特殊意义的音节在口中酝酿了数遍,才开了口。

        “金。”

        他如释重负般地,再一次叫了少年的名字,将声音抵在舌尖。

        丹尼尔俯身跳了下去,从数万米的高空上下来,风在他耳际直绕着圈,述说着什么不知名的东西,他也无心去听了。他想,是时候该理这一团乱的思绪了,是时候决定一件事情了。

        大天使长要做的决定,从来都会实现,这次也不例外,也不能有例外。丹尼尔想起时常在那人身边出现的那些家伙,露出了一个足以令普通人瑟瑟发抖的温和的笑容。

        他终是跳进了这个名为“金”的无底深渊,不可以后悔。


Fin——